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湖西文艺2019第一期——南洲今知香

2019年08月07日 浏览量:62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丁亮

南洲今知香

□ 丁 亮

第一章 大田多嫁

大田多稼,既种既戒。

既备乃事,以我覃耜。

俶载南亩,播厥百谷。

既庭且硕,曾孙是若。

……

——《诗经·小雅·大田》

手捧《诗经》,追寻百谷的文明,“播厥百谷”,从种子落地遍野浓绿到金黄覆满田陇,每粒种子都沿袭着生命的轨迹,默然又夸张的酝酿出一个又一个故事,谱写出一段又一段的农耕文明。

而我,这个春天以来,一直嗅着种子的醇香,行走在南洲的乡间、田野,和庄稼人一起探讨稻虾米的过去、现在及未来。

干饭与吃饭

第一次听到“干饭”这个词语是去云南旅游的时候,我无法理解吃饭这么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为什么会叫“干饭”。手捧米饭方知:高原上的米饭是煮不通透的。从卖相上看,没有我们家乡米饭的白亮晶莹;嗅一嗅,也没有一端碗间氤氲的馥郁;入口嚼一嚼,更是体会不到香软甘美。后来才知道,在高原上吃饭叫“干饭”——吃饭仅仅只是解决温饱的一种方式。

于是在旅游的那些日子里,我看着地图,疯狂的怀想家乡的白米饭。

翻开中国的地图,生产粮食的大省里必定会有湖南,将湖南的比例放大,就会找到我的家乡——泥淤堆积而成的南洲,这个洲子堆积的时间,历史也无从确证。

洞庭湖的湖水日日夜夜的冲刷,新泥盖旧泥,一层层累积,易生的植物在上面一岁一枯荣,游过的鱼,行走过的动物,飞过的鸟都曾奉献天然的粪肥,所以这里的泥土不需要“田一岁曰葘, 二岁曰新田, 三岁曰畲”(《尔雅·释地》)的休整等待,这里处处是易作的熟田,可以一年一作,甚至可以一年两作。

可以想象,最初来这的垦荒者,或许他们从未读过书,但长久以来的生存本能加上祖上传下来的耕作经验,他们一定“诞后稷之穑,有相之道。”(《大雅·生民》),通过仔细观察, 慎重考虑,才选定了这块既富庶又繁荣的洲子为定居之地,然后在这块地上除草垦荒,选择有生气的种子播种,把薅除的荼蓼等杂草沤烂在田间作为绿肥,扫除废弃的杂物, 用火烧、土化等方法制成的堆肥当作常用的肥料,以求“彻田大粮”。

然而“螟食苗心, 螣蛀苗叶, 蟊害苗根, 贼坏苗节”,在那还没有农药化肥的时代,人们是如何除去虫害,保证粮食的产量的呢?查阅资料:“田祖有神, 秉畀炎火”。人们利用昆虫的趋光性特点,采用火光来诱杀害虫, 令其自投火中, 自取灭亡。虽然从未见过这种原始的除虫妙方,但我想,这些没有农药化肥的稻谷脱胎成米后,无数新的生命就会继续酝酿,繁衍出一派旺盛的情韵,世代延承。可惜的是在等级极严的阶级社会,这等绿色健康的稻米最后都摆上了王公贵族的餐桌,“民之所食,大抵豆饭藿羹”,所以,当时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吃饭或许就叫“干饭”吧,只有王公贵族们才能享受真正的“吃饭”。

这都是历史的追溯了,我出生的年代,早已是不知道饥饿是何物的年代,父母言传身教的“食不语”也把我对米饭的认识上升到了敬畏的程度,所以我最初是不理解这种把“吃饭”当作“干饭”的态度的。而地处洞庭腹地的南洲,从有人类繁衍的那一天开始,就流传着一句话:走,到洞庭湖吃白米饭去。是的,他们说的是“吃”白米饭,不是“干”白米饭,这一字之间就是两种信仰,两种力量,求生存与求生活。

每一次,当我走在田边,俯身观察水稻时,都能重新感受那来自历史的厚重与来自童年的纯善,这大概就是庄稼本身带给人的信念与力量。

稻米与稻虾米

三仙湖是南县最早开始稻虾养植产业的乡镇。镇党委书记游涛说:全乡8万亩耕地,其稻虾田地面积到2019年已达5万亩,回乡务农的人员也在逐年增加。 而我采访的第一个农户是年丰村八组的李戴良,他家就在疏河边。

去他家时,正是这个三月最温暖的一天,连绵了一个多月的小雨终于停了。如糯米般的暖阳照在池塘上,一群群娃娃鱼争相跃出水面,跳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池塘边的白菜薹粗壮青葱,一丘丘田里灌满了水,闪着比天空还蓝的蓝调,空气里吹着微微带醉的风。

“你们留下来吃饭吧,我自己种的稻虾米,咱们边吃边聊。”李戴良是我一行人中熊老师的哥哥,五十多岁,脸色黝黑,笑起来每一个褶子都透着友善。

“今天天气好,我们就摆在外面吃吧。”嫂子将四方桌摆在房前的水泥坪上,坪前一排红菜苔,热闹的开着花,“吃不完,就让它们开着,结了籽榨油去。”

屋里老太太的轮椅也被推了出来。老太太去年中了风,双脚还在康复中,但手已经恢复如常。她看着我,眼神里有着长辈对晚辈的慈爱,我没有从她身上嗅出半点病痛的哀怨。

“今天让你们尝尝我家的白米饭。”打开电饭煲的那一刻,一阵饭香扑鼻而来,这味道……似和着稻子的醇香,又混着清露的甘甜,还蘸着一点点茉莉的花香……

“这就是稻虾米。”他盛上满满一碗饭递给我,“吃吧,保管你吃完还想吃。”

端起碗,一粒粒饱满的米饭均匀的安然的睡卧着,白透油亮,送它入口,香糯柔软,胶质浓郁。还没下咽,第二口又已入喉。

“这种米饭,不用菜也能吃上三两碗。”熊老师看着我,指着桌上炖得正欢的黄颡鱼,“别光吃饭,吃这——刚从池塘里弄上来……”

李戴良又给每个人倒了点小酒,说是自家的谷子酿的酒,没有打过农药,酒味更天然纯正。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对事物的追求又开始回归天然纯正,最好的依旧是大地的纯厚。

李戴良说,他是2018年回家的,因为老母亲需要人照料,家里也还有十来亩田需要耕种。回家后,他就算了一笔账:十亩地,一年种两季水稻,收成好每亩均产1200斤,两季稻,价不高,每亩能卖1200左右,十亩也就一万二。种两季,也只有二万四,除去成本,余不了多少。所以他刚回家时很迷惘,不知道靠什么来增加自己的年收入。

2018年的三仙湖,其稻虾产业已经很成熟了,技术人员到他家给他算了另一笔账。

地还是十亩地,先养小龙虾,后种谷。根据目前的收购价,在小龙虾养得好的情况下每亩虾大概能卖到八千元,少了也有五六千,其产量跟养虾人的技术有关。十亩地,保守估计毛收入8万元左右。到了六月,虾儿入洞,再种上一季水稻,这一季的水稻只能种三个品种,每一个品种的卖价都不一样。最常见的是黄花粘,亩产1200斤左右,每一百斤的收购价120—130元之间,十亩地毛收入在一万五左右;如果种的是优莉丝,亩产1400斤左右,收购价在170—210之间,按最低收购价算,十亩地的毛收入是两万三左右。

再算开支。

稻虾养殖,第一年,亩投入约为4000元,十亩地,约4万元。

算账并不是农民的天赋,但有多少地,种了些什么,能卖多少钱,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李戴良是在外见过世面的人,口袋里也还有几万闲钱,他拿出六万元,开始在他的十多亩地上作文章了。

“6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有没有想过会亏呀!”

“想过啊,所以很多人都将田租了出去,怎么样也有800一亩,再去打打零工,一百多一天,比作田强些。”

“那你为什么不租出去呢?”

“总要试试才知道吧。”他抿了一小口酒,继续道,“农产品这一块啊,得靠天,天好,收成好;天不好,那就得提前做好准备,降低风险。但养小龙虾得靠技术吧。我把小龙虾侍候得像祖宗一般,牌都冇打哒,天天去田里守着,按着技术人员的指导去做,提前预防,虾没生过病,还高产了。你们是不知道,我又比任何人都起得早,零晨一点左右,就把刚收上来的小龙虾送到收购处,一斤虾就能多卖几毛钱。你们算算,我上万斤虾比别人多卖了多少?……上半年的虾养好了,下半年的水稻不用施肥料和农药,也能有好收成。去年天气不好,稻子扬花时连连下雨,倒伏了不少,但亩产量仍保持在1200左右,你们说运气好不好?”

“那这样算来,您一年就回本啦!”

“不仅回了本,还小赚了一两万。家里还囤着一年的口粮,多的还能送个三五好友的。”李戴良说着,“等下,你们也带些米回去,南县人自己的大米加工厂加工的,绿色环保着呢。”

那一刻,我觉着这米饭就是中药里的甘草“性甘味平”。你不可能天天吃大鱼大肉,也不可能天天蔬果青菜,但却可以天天吃米饭,就像这稻虾米,无菜亦可下饭,又像极了每一个庄稼人,天性平和。这或许就是大米给人的恒定的滋养。

“吃好没?”一个多小时的小饮欢谈后,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了太阳的颜色。李戴良问我们吃好没,我又想到了“干饭”和“吃饭”,“稻米”和“稻虾米”。在物质发展的今天,人们所追求的已然不再是基础的温饱,而是高品质的健康生活。只是没想到吃了那么多年外地加工的大米,终于能吃到南县人自己加工创立的品牌大米了。而这个加工厂就是——金之香米业。

第二章 北冥有鱼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庄子《逍遥游》

《逍遥游》的开篇是一个奇幻的故事,其鲲化身为鹏,抟扶摇九万里,这是何等的气势,何等的壮观,又可窥庄子最初的志向是何等的高远。所以我把我接触过的那些有成就的人统称为鲲鹏。

从收稻谷说起

“我叫周志光,是三仙湖土生土长的地地道道的农民,也是‘金之香’米业的法人代表。你想问我是从什么时候有了建厂的想法?那得从收稻谷说起。”采访周董事长的时候,他很风趣幽默的作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讲述了一个男人的追梦之旅。

周董的商业之路是从一辆自行车开始的。

1996年,20多岁的他靠着一辆凤凰牌自行车,走乡串户,收购各类农副产品,再转手去卖,赚取其中的差价;三年后,买了辆摩托车,这辆摩托车一骑就又是一个三年。之后他便在万元桥有了一家店铺,开始发展下面的人去收农副产品,自己的店铺就成了一个贸易中转站,生意很好。

不为衣食担忧了,奔波劳累的日子也暂告一段落,闲适下来,就开始有时间去思考更深层次的东西了。

他每天站在店铺前,看着南茅运河上南来北往的船只,那船将外面的物资运往南县,又将南县的农副产品运往别处,一年多过一年。

为什么南县的农副产品,特别是稻谷这么受欢迎?

他问来收购产品的老板。

“南县的粮食好啊。土好,水好,没有重工业污染,谷子质量好,价格又便宜。”收购产品的老板倒是个实在人。

就这一回答,周志光的心思又活络起来了:金灿灿的谷子从这儿的码头运出去,不久后就会有打着包的白花花的米运进来,这些米的前生就是这儿的稻谷。既然南县的粮食这么好,那为什么要把粮食交给别人去加工再高价买回来吃呢?

他走寻了南县的稻米加工厂,都是那种小的打米机,一个人操作一台机器,一担粮食,这机器要“突突的”打上好半个小时,根本不可能大量的加工生厂。我回想我们小时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看到有打米的来村里。打米的一来,各家各户就挑着稻谷,排着队的等待着。当时看着黄色的稻谷变成白米,觉得是挺神奇的事,现在回想,当时打出的米,其模样不光鲜,碎米儿多,有的还挂着黑;再说口感,这种小机器加工的米吃起来还是糙的,但外面的加工厂加工出的米却是软香的。

如果没有对比,就不会知道,加工的机器不同,其米的味道会不一样。

于是他又去湖北考察了一下,才知道大型大米加工厂是全自动的啊,那机器得仰望,抬着头,把脖子仰痛了才看得过瘾。而这样的工厂,一条生产线其硬件设备的购置就需两百多万。

怎么办?

他将他的好哥们,同样在万元桥头做商品中转贸易的李勇和黄再坤约到一起。

他问:哥们现在手里都有了几个钱,愿不愿意一起做件大事?

这两个人都是在他的帮助下致富的,平时也是志趣相投,无话不说。

“你想做么子事?”李勇问。

于是周志光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还美美的算了一笔账,似乎只要去做,就肯定只赚不赔。

“你就说要多少钱吧!”黄再坤问。

“我们得让人知道,我们南县不仅只有稻谷,我们还有大米,这米是白的,是甜的。”周志光看着他们,“三百万,每人一百万。”

空气瞬间凝固。

……

三个人的坚守

梦想就是一种让你坚持,让你想想都觉得幸福的东西。

——《中国式合伙人》

三百万,谁也没说话。那一顿饭就这么散了。重大决策前,思虑,犹豫,那都是必然的。三个人现在都算是当地响当当的富翁,这辈子只要不去冒险,日子就只会一天好过一天,如果失败,一个个都得“打回原形”。以前还好,一个人吃饱,全家饿不着,现在,都是有妻儿的人了,怎么能说干就干?

三天后,黄再坤、李勇都来了,一人拿着一张卡。

“我们能有今天,都是周哥引的路,我们相信你。”李勇说,“再说吧,就算失败了,变卖了工具也还是能有口饭吃的,是吧!”

“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就这样,三个年龄相仿的大男人,不顾家里老婆的反对,开始追求那关于梦想的东西。

那一年,2009年,他们有了第一条生产线。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2010年6月,金之香米业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公司成立了,他们开始大量收购稻谷。

黄再坤是负责生产收购的人。

“我们以高出市场收购价的价格开始收购,按照谷的品种、水份含量、颗粒饱满度分批放入仓库。”

“看着晶莹的白米从机器里扬出来,我们乐啊!可是接下来,问题就来了。”李勇是负责销售的,在销售这一块,他们陷入了困境。

一开始想着米是不愁销路的,但真正拿着米出去卖时,才发现,没有市场。销往益阳,卖价低,没有利润,销往别处,无门路。而本地的企业单位觉得外地的米肯定比自己本地人加工的米要好些,至少听着就有噱头些。真应了那句话“人不出门身不贵”,这米也得出门啊。

一年,整整一年,没有找到合适的销售渠道。

三个男人就坐在仓库门口,看着白花花的米,再想着账户上的余额,竟有了那么一丝后悔。没有了流动资金,公司运转进入了艰难时期。

“我们去福建和广东看看。”周志光提议。就这样,他们提着几袋米去了广东。

看地图,看报纸,找信息,挤公交车,坐摩托车,坐地铁,跑遍了整个广州。

“有的老板还好,会见一面,会打开米袋看一眼,若说米不好,整个人都没有了劲; 如果说米好,心里就像喝了蜜,人都自信了。”李勇说,“但是这些老板大多有固定的供应商,不会轻易改变”。

更残酷的是,大多数老板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三个大男人,提着米,在广东的街头迷惘了……放弃?将生产线变卖了还能余些钱;坚持?如果还是没人买米怎么办?明明可以换钱的米就将变成废物。

从未有过的煎熬、纠结、失落、不甘……

“再跑几个月吧!总会有客户的。”最后,三个人再一次达成共识,同时企盼幸运之神能看到他们的努力。

金石为开

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

——《孟子·离娄上》

“还记得你们的第一笔订单吗?”采访销售经理李勇时,我问。

“记得,怎么不记得,那可是我们的生死转折啊!”时隔八年,李勇回忆起第一笔订单,依旧激动兴奋不已。

他们的第一个客户——广东肇庆的孙老板。当时他们只是听说这位老板采购的都是湖南的米,想着他至少对湖南的米是信任的,可能会找到突破口。他们仨去找这个老板,第一次被拒了,第二次也被拒了,直到第三次,老板说:只见一个人,只有五分钟。

五分钟对刚来广东时他们或许是不够的,但对于已经去敲了上百成千家老板的门的他们来说,已经足够。

李勇从容淡定的将米袋打开:大机器生产,抛光打磨都很好,而且来自洞庭腹地,水好,土好,无工业污染。

这大半年的销售经历已经让李勇能找到最简单有力的语言来概括自己的产品了。

“米是好米。”老板捧了一把米,嗅了嗅,又摸了摸,然后拿出他身后的米,“这也是湖南的米,质量并不比你家的差,说一说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合作?”

“其一:我们家货源充足,绝对不会断货;其二:我们家的稻米都是当地收购的,可以在卖价上再让利三毛;其三:童叟无欺。”

老板拿着计算器,敲打了一会,抬起头:只要你们能保证到的货都是这质量,我定52吨。

52吨,52吨,52吨啊!李勇的心狂跳不已,他想跳起来去抱一抱这个老板,道一句:谢谢;他想立刻冲出去告诉他的伙伴:米,我们的米卖出去啦;他想回到家,搂着老婆孩子说:我们的公司活啦!

为了保证这52吨米安然到达,李勇就睡在运货的卡车上,不敢有丝豪的怠慢,这一车米就是一车希望啊。

拿到货款的那一刻,他蹲在地上掩面而泣……

凡事只要打开了第一个突破口,就会有新的力量,这种新的力量会激励人们坚持下去,直到梦想的彼岸。

三仙湖的三个汉子真的长了翅膀,化生为鹏,扶摇而上了。

第三章 道在日新

道在日新,艺亦须日新,新者生机也;不新则死。

——徐悲鸿

“以前我们总认为,米卖出去就好,后来才知道,我们不应该只是卖米的,我们卖的是洞庭的生态,是诚信。”李勇说,“第一次面对售后问题,是大米的成色问题。那年的雨涝大,倒伏多,出米时都挂黑,失去了很多订单……”

而那一年,江南的米大多如此,只是别的加工厂,采用了现代化工艺,挂黑问题没有这么严重。

“既然我们打的是洞庭生态米的招牌,就必需将这个品牌做好,创立品牌思维,别人能做到的,我们照样能做到。”周志光总是他们仨中做决策的那一个。

若无某种大胆放肆的猜想,一般是不会有进展的。

2015年,他们创立了品牌思维,征地20亩,建立了全自动的现代化生产线,成为益阳市最大的大米加工,日产300吨,仓容量4—5万吨。智能化车间,恒温仓库,确保大米的质量。

参观米厂

车间管理员郭梅清以前有个小打米机,打了好多年的米。金之香米业有限公司成立后,他就来到了这,开启了大机器生产的学习之路。厂房的每一台机器,每一个零件,都经过他之手,有了新的生命,他已然是顶好的技工了。

他带着我们到换衣间,换上工作服,参观他们智能化车间。

高、大、干净。是生产车间留给人的第一印象。

同时,郭梅清戴着扩音器给所有人上了一堂科普课: 这一部分是稻谷清理与稻谷分级。我国稻谷大部分来源于个体农民生产,品种多、杂;收割、干燥条件差,原粮含杂较多;给稻谷加工带来了较大的难度。针对这种现象,稻谷清理工艺设计多道筛选、多道去石,实际生产中依据原粮含杂灵活选用筛选、去石的道数。加强风选。保证净谷质量。在清理流程末端将稻谷按大小粒分级,分开砻谷、碾米,合理选择砻碾设备技术参数,减少碎米。大小粒谷分开包装,有利于提高商品价值。 选用一台砻谷机单独加工回砻谷,合理调整辊压及线速差,既减少糙碎米、爆腰粒,又降低胶耗、电耗,还方便操作管理。

适宜的糙米碾白水分为13.5%-15.0%。糙米水分低,加工中产生的碎米多。采用糙米雾化着水并润糙一段时间,增加糙米表层的摩擦系数,有利于糙米皮层的碾削和擦离,可降低碾白压力,减少碾米过程中的碎米,提高出米率,同时有助于成品大米均匀碾白。

接下来是多道碾米与大米抛米。多道碾制大米,碾米机机内压力小,轻碾细磨,胚乳受损小、碎米少,则出米率提高,糙白不匀率降低。

然后是大米抛光,大米抛光是加工精制米、优质大米时必不可少的工序。抛光借助摩擦作用将米粒表面浮糠擦除,提高米粒表面的光洁度,同时有助于大米保鲜,除去米粒表面粘附的稻糠粉。

加工精制米、出口米,选用3-4道碾白,2道抛光;加工标一米,2-3道碾白,1-2道抛光……

郭梅清真的是超专业的技术人员,讲解非常专业,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初中没毕业的农民?

最后要说的就是包装了。目前市场上成品大米以5公斤、10公斤普通塑料袋、纺织袋包装为多。优质精制米则多为5公斤真空、充氮包装,以此保证产品的新鲜度,实际开袋后,不可能一次食用,因此失去了保鲜的意义。如果优质精制米、营养配制米采用1公斤、1.5公斤的纸袋、纸盒普通超小型包装,既可节省包装成本,又能促进产品销售。我国大米消费中,以普通大米为主,对绝大部分工薪阶层而言,优质精制米、营养配制米价格偏高,超小型包装可满足工薪阶层对高档米的需求,方便人们在超级市场购物,也有利于大米保鲜。

在“金之香”展厅里,各类包装都有,其品种有四五十种。众多品种中,供不应求的是优质稻米——野香优莉丝。

郭梅清继续说:野香优莉丝营养价值高,口感好,但种植面积、产量均有限。仅仅依靠优质品种大米,无法满足人们基本生存需求,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普通品种大米依然是大米市场的主产品。通过配制米提高普通大米的营养,改良普通大米的口感,是一种方便易行、利国利民的措施,是现阶段配制米的主要内容。

看着郭梅清,你能想象他在几年前还只是一位操作一台小打米机的工人不?

学习与平台才是人的舞台。

签约种植

“未来水稻要‘三好’——好看、好吃、好种,野香优莉丝等系列野香优品种就是这样的三好品种。

2016年,周志光等人去广西考察时,了解了野香优莉丝。野香优莉丝外观漂亮,米粒细、小,晶莹剔透,口感特佳;软硬适中、有嚼劲;米香、煮饭香、冷饭还香,有油性。而且稻谷出米率高,整精米率高。

去田间观摩,该品种株叶形态好,株型紧凑,剑叶挺直,穗大粒多,结实率高,熟期转色好。从云南、四川、江西、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等地多年栽培来看,未发生稻瘟病等毁灭性病害,耐高温。大户种植一般亩产500~600公斤。

周志光想:既然湖南已有人栽培,那我们是否可以试培一下呢?

2016年,周志光将野香优莉丝撒在了自己的200亩稻虾试验田里。知道信息的下柴市烈士桥村村民刘桂林主动要求种植新品种,将野香优莉丝播撒在了自家的三亩稻虾田里。

“别人都犹豫,你为什么不怕?”我问他。

“有什么可怕的,就那么三亩地,产的粮食够自己吃就行了。况且还是周老板认可的。我相信他。”

一句“我相信他”让我想起:诚信是立身之本。

2016年,受天气影响,南县的稻米产量都低于往年,其米的成色也逊色于往年。因为是第一次种植野香优莉丝,200亩水稻均出现了倒伏,但在收割后,亩产仍在1200斤左右。刘桂林的三亩地,亩产量也稳定在了1200斤,相比黄花粘,三亩地的稻子多卖了1000元。按常理这是不可能的,但放到稻虾田里,却变成了可能。这是个令人兴奋的结果,如果能抗倒伏,其产量,势必要增加,农户的收入也必然要增加。

如何才能抗倒伏呢?

2017年,通过一年的努力,实验,生产,终于找到了抗倒伏的方法:不施氮肥,施钾肥。如此,产量在1400斤左右,高于同期其他地方其他品种稻米的亩产量。

但如何才能让更多的人种植新品种野香优莉丝呢?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间,人们大面积种植黄花粘,其产量稳定,收购价适中,口感良好,要换品种,就要学习新技术,万一天公不作美,产品成色差,收购价发生变化,一年的劳作都会失去意义。站在农民的角度,的确没有太多冒险的必要啊!

“签约定购,成立稻虾养种合作社。”周志光在会上和合伙人探讨这种方案的可行性。只要签订了合同,不管成色如何,采用保底收购,黄花粘50公斤,不低于120元;野香优莉丝50公斤,不低于165元,高品质的,收购价可上升到50公斤220元。先签约,后配送种子,种植前不需花一分钱。

“金之香”的口碑是很好的,周边的人评价金之香人:舍得搞,做实事,讲诚信。老百姓信得过他们。加之2018年5月,野香优莉丝获首届“优质稻品种食味品质鉴评金奖”,这个品种的稻谷在广东最高的每50公斤可卖到250元。2018年,收购的2000吨野香优莉丝,一卖而空,供不应求。

烈士桥村的村支书杨粮纲是见过刘桂林的田地增产的,他主动签定了200亩的合同,将种子送到贫困户手中。按合同,最低也能增加两万的收入,这对贫困户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其他乡的农户也主动来签约,根据合同,2019野香优莉丝应该在去年2000吨的10倍以上……

上善若水

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道德经》

洞庭的粮食是平静的,南洲的稻子是平静的,“今之香”保持着平静与前进的姿态,一直前游。益阳最大的米厂不算什么,能保持初心,产品能通过认证,创造出自己的品牌才是周志光等人的奋斗目标。

稻虾共生,三月下虾苗,6月收完小龙虾,播种稻谷,两相结合,生态共生又增产创收。“南县小龙虾”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南洲稻虾米”也获批了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总要求,全面推进生态治理,优化升级稻虾共生新型生态农业发展模式。”2018年南县县委书记李劲松到金之香时向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稻虾米种植过程中,一些合作社和米厂建立了两套系统。一是监控系统,在连片种植区安装太阳能供电的摄像头,360°远程监测周边农田是否违规施肥施药;二是追溯系统,每一个批次的产品贴有一个溯源二维码,‘扫一扫’,便能看到从耕地、播种、植保到收割、加工、包装全过程的影像记录。”2018年县长黄育文听着介绍,笑着说:“这是时代的需求,得好好学,好好借鉴。”

2018年9月,南县召开“南洲稻虾米”品牌打造暨进军国际市场书记调度会,会议形成了一个结论:“南洲稻虾米”品牌需要在种苗、标准化生产、对稻田及小龙虾违禁投放物的打击、品牌规范和使用、龙头企业加工溯源体系、做实研发提升、公共品牌创建等七大工程上着力,各职能部门要各尽其责,通力协作。服务型的政府让企业释放了更多的创造力,金之香米业是南县一家“稻虾米”龙头企业,从2017年开始线上营销。2018年,他们又在插秧、收割等时间节点,邀请“网红”做了12场网络直播。该公司销售总监王敏说,他们准备今年在全国70家门店建设“智慧门店”。借助电商平台的大数据,了解区域消费者的口感偏好,然后向门店进行有针对性的推广,打造“稻虾米”的生态品牌。

2018年12月上旬,“南洲稻虾米”成功进入香港市场,在亚洲(香港)农产品展上,现场与香港5家公司签约240吨,每公斤签约价格为人民币24元。

2018年12月6日,“南洲稻虾米”等农产品在香港上线“湖南大铺子”线上平台。

2018年,南县生产优质稻虾米24万吨,生产规模和产量都在全国排名前列,是中国粮食行业协会命名的“中国虾稻米之乡”,成功获评“中国好粮油”行动示范县。

2018年,“南洲稻虾米”成为中南海供米。

……

采访及此,耳畔响起那首肖跃作词,唐伟文谱曲的《印象三仙湖》“百里沱江百里画廊,百里稻菽百里金黄……青蛙戏禾鼓声声,踏歌起舞丰收忙,稻虾米哟今知香……”

洞庭腹地的神秘南洲哟,今天终于散发出了你的芬芳……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
sitemap